<strike id="rxldf"><pre id="rxldf"></pre></strike>

        <em id="rxldf"><nobr id="rxldf"></nobr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rxldf"><listing id="rxldf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人物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和我們的涼山兄弟”——四川鹽源縣扶貧夫妻代馳、陳惠側記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五一”勞動節小長假臨近尾聲,5月5日一大早,代馳和妻子陳惠、女兒萌萌一道,再次踏上了回“家”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這趟旅程,要花費12個小時。從家鄉四川自貢市出發,途經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府西昌市,最終抵達夫妻倆幫扶駐村的鹽源縣棉椏鄉。為全心幫扶,這對“85后”夫婦選擇帶上女兒,把家安到了大涼山。車窗外,創下4個世界第一的干海子特大橋雙螺旋隧道依舊壯觀震撼。高山聳立、道路蜿蜒,“山路不好走,代馳是個細致耐心的人,開車盡量穩妥?!标惢菡f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兩年來,這唯一一條連通四川省內各地與大涼山的路,盡管總讓這家人頭暈目眩,“始終懸著一顆心”,卻也見證著包含他們在內的數千名扶貧干部的援彝暖心故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8.jpg

                  代馳夫妻和孩子在一起



                  涼山州作為我國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之一,貧困問題突出,致貧原因復雜,是決戰脫貧攻堅、決勝全面小康的重中之重。2018年春節前夕,習近平總書記深入大涼山腹地,走進當地彝族村民家中考察慰問。同年6月,四川省決定派出5700多名干部,組成涼山州脫貧攻堅綜合幫扶工作隊,分赴全州11個深度貧困縣開展為期3年的脫貧攻堅和綜合幫扶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消息迅速傳到了自貢市。在貢井區牛尾鄉獸防站工作的代馳,因為有在當地做過駐村第一書記的經歷,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準備“先斬后奏”爭取妻子的同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,妻子陳惠不但支持他的決定,還申請與丈夫同去。她是榮縣旭陽鎮北街幼兒園的老師,到涼山也有用武之地?!安皇欠虺獘D隨,這是我們共同的選擇?!标惢莸幕卮痤H有川妹子的爽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女兒奴”代馳記得很清楚,2018年6月29日是夫妻倆離開女兒萌萌去大涼山駐村的日子。清晨,3歲的萌萌還在睡夢中,他們親吻女兒后,悄悄出了家門?!澳銈儼残墓ぷ?,孩子我們會照顧好”,雙方父母對他們的決定給予了理解和支持。兩個月后,“探好路”的夫妻倆才下定決心,把女兒也接過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到鹽源后,夫婦倆在縣城租好房子安頓下來,這里距離他們幫扶的棉椏鄉約1個小時車程。陳惠上班在清河村幼教點,每天可以回家。代馳作為工作隊里唯一駐村的男隊員,住進了核桃園村委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一間約15平方米的屋子,是代馳臨時的“家”。一邊是單人鐵架床,一邊是辦公桌。他頗有儀式感地在電腦旁擺放了一張妻女的合照,讓這里有了家的模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與水系發達、溫和濕潤的老家自貢不同,核桃園村平均海拔2530米,氣候干燥、常年缺水。剛駐村時,代馳不會做飯,一周只能趁著周五回縣城的機會,吃頓熱乎飯,洗個熱水澡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陳惠做得一手好飯菜,總會安排滿滿一桌,和女兒一起等代馳回家?!皟深^都是家,路上往返得兩個多小時,還是舍小家顧大家吧!”代馳說。漸漸地,他適應了長期駐村的日子,最忙時和妻女近4個月沒見上面,一起吃頓飯也成了奢侈的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到過涼山的人都知道,很多地方往往目的地近在眼前,路程卻是不短的。核桃園是棉椏鄉面積最大的彝族聚居村,典型的二半山區,村組較為分散。代馳負責的村組偏遠,走路單趟得兩個小時。因為自己的車排量小,爬坡有些吃勁,這兩年代馳習慣了徒步翻山,走村入戶。體型微胖的他,一路走下來氣喘吁吁?!叭绻麤]有困難,我們還來干什么呢?就是要迎難而上!”代馳說得肯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護林防火、禁毒防艾、宣講政策、了解情況、談心動員、答疑解惑……走村入戶是代馳最重要的工作之一。為了一天能多走訪幾戶,往往天沒亮他就出發了。手提包里一邊是要發放或填寫的材料,一邊是這一天的干糧——提前烤好的本地小洋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有老鄉養了看家鵝,每次路過,我們四目相對,總有老友見面的錯覺?!贝Y打趣道。足跡深深,歷歷在目。兩年來,沿著熟悉的村道,他見證著破舊土樓變成了藍頂白墻的彝家新寨;不遠處的矮山上,光伏扶貧的設備高效運轉,村民們的笑臉一天比一天燦爛——核桃園“住著土墻房,早晚都是黑,人畜混著過”的歷史一去不復返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變化,代馳看在眼里,喜在心頭?!白叽迦霊?,看著很簡單四個字,其實包含著駐村隊員的很多心血?!贝謇锏淖兓?,某種程度上是代馳和戰友們這樣一家一戶“走”出來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,遇到認生的或者“不好打交道”的村民,駐村工作并不容易開展。好脾氣的代馳主動請纓,天天走訪這些“釘子戶”。有些老鄉只會說彝語,代馳就“手舞足蹈、連比劃帶猜地和他們聊”。終于有一天,其中一戶村民用了兩個小時,把家中的情況悉數告知了代馳。如此一來,工作隊總算可以對癥下藥、為這戶確定脫貧的具體措施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在村里,調試電視信號、給雞鴨牛羊診病、幫忙挪電線桿……哪怕是遇到了高壓鍋鍋蓋不會安裝的問題,大家都會說“去找住在村上的那個小胖子”。代馳欣然接受了這個綽號,他總說:“幫他們解決了問題,聽到一句卡莎莎(彝語,意為謝謝)我就心滿意足了?!?/span>



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,陳惠第一次走進清河村幼教點時,孩子們坐在一間租用的農戶屋改造的教室里,睜著大眼睛看著她,目光羞澀清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那個時候心里就已經定了主意?!弊载暿形M織部選派的30名隊員主要來自教育系統,被安排在鹽源縣的各個中小學校,陳惠是唯一堅持留在村幼教點的老師?!俺抢锊蝗蔽乙粋€老師,村里會更需要我?!泵刻?,陳惠先送女兒到幼兒園,再坐1個小時車趕去清河村上班。放學后等送走了學生,又匆匆趕回縣城接女兒。沒課時,陳惠還會帶著萌萌到村里玩,都是同齡的孩子,她們很快打成了一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,萌萌5歲了,早已和父母一樣適應了涼山的生活,地道的彝語總會脫口而出。彝鄉淳樸氛圍的耳濡目染、夫婦倆的言傳身教,“對她來說既是難忘的經歷,也是寶貴的財富”。陳惠認定,把女兒帶來扶貧是正確的決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生了一個娃娃,你是生了一窩!”代馳有時會調侃妻子?!肮ぷ骺瘛标惢輰τ捉淌聵I充滿激情,到鹽源后更是一心撲在了幼教點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教育扶貧是涼山州解決代際貧困的治本之策。2015年10月,涼山州啟動“一村一幼”計劃,在全州設立村級幼兒教學點,目前已累計開辦3096個。2018年5月,國務院扶貧辦、教育部在涼山州啟動“學前學會普通話”行動試點,讓學齡前兒童打破語言障礙,提升學習能力,養成良好習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這兩年,在清河村幼教點,陳惠將自己的教學方法與同事們分享,又針對當地的實際情況調整和開設多門課程,通過創編早操、開設小舞臺等來提升孩子們的學習興趣。每月,學校還會邀請家長來聽講座,交流教學內容,共同陪伴孩子們成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剛入學的孩子,盡管普通話水平參差不齊,卻正是學習語言、培養習慣的好時候?!耙蛔忠痪涞亟?,就像教萌萌一樣,拿出我最大的耐心和熱情?!泵鎸W生,陳惠總是狀態飽滿、愛心充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短短一學期,孩子們有了大進步。以前,有的孩子一句普通話都不會說,如今“小手拉大手”還可以教家長說;有的孩子不敢開口,現在背誦唐詩也毫不怯場,性格越發自信開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10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參演《彝鄉娃的學普時光》的清河村幼教點師生,后排左一為陳惠


                  去年的“五一”小長假,陳惠和同事沒有休息,他們要代表鹽源縣參加全州“學前學會普通話”行動實施一周年成果展示活動。彩排當日,30個孩子有模有樣地表演著《彝家娃的學普時光》。前來調研觀摩的縣教育局同志看到這一幕,激動得熱淚盈眶,直呼“這就是鹽源的未來??!”


                  清河小學校長毛志勇(幼教點目前設置在村小學)也為學校師生流過淚。2019年新學期,學生集中學習新創編的早操,看著陳惠領著4個同事充滿熱情地教授動作,孩子們充滿活力地蹦跳,毛志勇不禁拿出手機為他們錄制視頻,眼泛淚光。自清河村2016年3月開設幼教點以來,從不足50人增加到了如今的148名學生,真正實現了控輟保學、應收盡收,成效顯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和涼山同胞是以真心換真心,”對于這一點,陳惠深有感觸。不僅是她與同事、學生培養了感情,代馳在村里也總會收到老鄉送來的洋芋和核桃,有時到飯點了還會拉他到家里吃坨坨肉?!拔揖筒粨乃I肚子了”。陳惠笑著說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讓我們緊密挽著手,情義永不相忘……”夫妻倆有時會哼唱歌曲《友誼地久天長》,最讓他們感恩的是,自己從彝族同胞眼中遠方的客人,變成了最親切熟稔的親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與許多年輕人一樣,代馳夫婦喜歡旅行、攝影、美食。涼山的美景美食,讓他們樂此不疲,延續著生活的趣味。這趟扶貧之旅,他們還找到了一個新的興趣點:在夜深人靜時“備課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農民夜校是代馳和隊友們開展宣傳教育的好平臺。一個月4期課,每期一個主題:愛國主義、孝老愛親、疫情防護、家禽養殖、職業培訓……只要是對老鄉有幫助的,都會成為課堂內容。授課時間不一定在晚上,也不都固定在村委會,林間地頭、彝家火塘邊都是教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如同代馳日復一日走村入戶一樣,他和隊友也將“備課”“教課”堅持了下來。課最多的時候,一個月會開設8次,“效果都還不錯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核桃園村10個村民小組3000余人,一批貧困戶靠著大力發展核桃、花椒等林下經濟,實現了產業脫貧致富;一批年輕人走出大山,走上工作崗位,實現就業增收。2019年底,鹽源縣順利脫貧摘帽,核桃園村的村民家家戶戶住上了干凈整潔的新房,文明鄉風撲面而來?!罢麄€村子都有活力了!”代馳夫婦欣喜不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彝族婚喪嫁娶習俗尤其隆重,這兩年,大家觀念更新了,酒席從簡代替了大操大辦,勤勞致富代替了“等靠要”,就醫就學代替了封建迷信,移風易俗取得重大進展。在核桃園村的小康路上,老鄉們“不僅手頭寬裕了,心里更敞亮了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而在清河村,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幼教點始終“停課不停學”,陳惠在網絡授課上也花了不少心思,幾乎每天在班級群里安排主題課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遠程上課,需要家長配合。先由陳惠發布文字任務,再錄一段普通話的語音交代清楚,最后助教老師用彝語復述一遍?;仞伣o陳惠的,是家長拍來的一個個視頻作業:孩子們用普通話展示著自己的學習成果,熟練又自信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陳老師,是不是要上課啦?”每天早上9點不到,班級微信群里就會有學生“催課”,期待聽到陳惠要教的新內容,家長的積極性也被調動起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從2月20日返校開始,陳惠和同事們已經手工制作好了各種玩具,教室里“走向春天”主題黑板報煥然一新?!艾F在只等孩子們回來,6月就能用上新教學樓了!”說起學校的喜事,陳惠總會不自覺地提高音量,興奮之情溢于言表。硬件跟上了,陳惠還想在幫扶結束前,助力把本地老師團隊建設得更好,“留下一支帶不走的幼教隊伍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“總感覺自己做得不夠,還應該做點什么,盡可能再多做一點?!?駐村時間越長,夫妻倆的責任感就越強,“我們都是共產黨員,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涼山時指出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、一個家庭、一個人都不能少。我們要用實際行動踐行總書記的囑托?!?/span>
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是全國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?!姽φ隆镉形业囊环?,也有我們家的一份,我們感到很榮幸!”把家安在涼山的第三年,陳惠做的飯菜多了彝鄉風味,曬黑的代馳有了涼山兄弟的神采,女兒萌萌習慣了對客人說“子莫格尼”(彝語,意為吉祥如意)。這一家子還計劃著:到涼山與全省全國同步全面小康了,要再次響應國家號召,給這個小家庭添個二寶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文/本刊記者 龍慧蕊  受訪者供圖     責編   劉嫻)


                  流程制作:李泓
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rxldf"><pre id="rxldf"></pre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xldf"><nobr id="rxldf"></nob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xldf"><listing id="rxldf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