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rxldf"><pre id="rxldf"></pre></strike>

        <em id="rxldf"><nobr id="rxldf"></nobr></em>

        <sub id="rxldf"><listing id="rxldf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雅安藏茶:茶馬古道@川藏鐵路第一城
                  從蒙頂山到青藏高原:雅安茶葉在雅魯藏布江畔綻放
                  2021-09-30 19:52

                  1954年,全長2200多公里、以雅安為起點的康藏公路建成通車,結束了西藏不通公路、沒有汽車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年后,西藏易貢軍墾農場選派員工到雅安學習種茶、制茶技術,雅安茶苗在青藏高原生根發芽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隨后,一代又一代雅安茶人走進西藏,將雅茶種植技術、制作工藝傳授給藏族同胞。綿延千年的川藏茶緣,不僅加深了藏漢人民的深厚友情,也日益改變著藏區的經濟和藏族同胞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雅安茶進藏 情系民族團結

                  西藏諺語有云:“寧可三日無糧,不可一日無茶?!钡莱隽瞬刈迦嗣衽c茶密不可分的聯系。由于茶葉具有“消食、止渴、除痰、去膩、明門、消暑、益思”等特殊功效,這對于長期生活在缺氧、干燥、寒冷的高原環境下和以肉食、奶油、糌粑為主食的藏族同胞來說,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據《西藏政教史鑒·附錄》記載,貞觀15年(公元641年)藏王松贊干布到唐朝求婚,文成公主出嫁西藏,從內地帶去大批漢族的生活用品,其中就包括茶葉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自此,世界屋脊開始盛行飲茶之風,藏族同胞與茶結下了不解之緣。茶葉需求不斷增加,茶葉商業貿易也興盛起來,連接漢藏民族的茶馬古道,也從四川盆地邊緣的雅安通到了西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0315091851691.jpg

                  “雪域茶谷”林芝茶場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為鞏固邊疆治理,唐、宋以后,朝廷對茶葉實行壟斷,先后施行了“茶馬互市”“榷茶制”“引岸制”等“以茶治邊”政策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藏族同胞尤其喜歡雅州、名山等地的茶,宋朝規定這兩地的茶專用于博馬,不得它用。于是以茶馬為中心的漢藏民族貿易往來在昌都、康定、漢源、雅安之間,形成漢藏關系史上“茶馬互市”重要的經濟區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不論是早期的“茶馬互市”,還是后期的“邊茶貿易”,頻繁的商務貿易往來不僅促進了漢藏之間政治、經濟和文化交流,也加快了康藏地區社會發展進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50年,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。毛主席明確指示:進軍西藏,政治重于軍事,補給重于作戰。而補給的一個重要內容,就是茶葉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為保障藏茶的供應,國家把邊境茶納入少數民族特需用品管理,雅安茶葉的地位顯得更加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雅安人進藏 助推西藏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,雅安茶進藏填補了藏區對茶葉的需求,那么,雅安人進藏指導種茶、制茶技術,是讓西藏擺脫了對外界茶葉的依賴,讓自身增加了“造血”功能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談起西藏茶葉發展歷史,不得不提的是易貢茶場——上世紀70年代西藏自治區唯一茶場。談起易貢茶場,便離不開雅安,更繞不開雅安人李國林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0315091851742.jpg

                  李國林(中)在西藏林芝教授茶葉種植、制作技術

                  1960年,根據當時西藏軍區的指示,組建易貢軍墾農場。1963年9月,決定在易貢種植茶葉,于是派遣十多名員工來到雅安學習制茶技術。3個月時間里,學員們和雅安茶廠的師傅們同吃同住,從茶葉粗制到精制,幾十道生產工序全部學完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學習結束后,農場還從名山引進了四川中小葉茶樹,帶回易貢采取有性繁殖試種,雅安又給易貢提供了不少茶樹種子。就這樣,跨越千山萬水,來自雅安的茶苗在雪山下扎了根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83年,四川林業廳成立調查工作組,為西藏林芝搞“區劃”建設,剛從四川農業大學茶葉專業畢業的李國林加入隊伍?!爱敃r其他人想著西藏條件艱苦、冰天雪地,都有畏難情緒。我喜歡野外,不怕吃苦,也想為民族團結做點貢獻,就毅然走上了雪域高原?!币咽枪畔≈甑睦顕謱?0多年前的事仍記憶猶新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994年,中央西藏工作會議正式提出“對口援藏”,國家援藏60個項目,其中一個便是關于易貢茶場改擴建工程。由于不懂邊銷茶、細茶等專業生產方法,時任易貢茶場場長的帕甲親自來到雅安,把李國林“借”到易貢茶場做援藏干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干,就是3年。3年時間里,李國林不僅從雅安帶工人進藏幫農場翻修機器,還想盡辦法提高茶場工人積極性,培養出了西藏第一批制茶工人30多名,制作了第一批極具地方特色的茶葉,生產了第一批正規邊銷茶,也與當地人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徐曉輝是另一位與西藏茶葉有關的雅安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2013年,墨脫縣準備大規模發展茶園,把茶產業作為促進全縣社會經濟發展的主導產業,并邀請時任名山區茶葉技術推廣站站長的徐曉輝到墨脫縣考察指導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當地老百姓起初不愿意種茶,為提高他們的積極性,徐曉輝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:“這里適合種茶,茶葉也易于儲存;現在世界各地有很多人喜歡喝茶,生產的茶葉只要質量好就不愁銷;茶種好后有了錢,男同胞可以喝啤酒、修房子、娶老婆,女同胞可以買衣服、買首飾,還可以出去旅游……”徐曉輝“接地氣”的勸說,拉近了他與大家的距離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 “當時我就想著,如果我死了,就把骨灰撒在墨脫?!被貞涍^去,徐曉輝的眼中閃著淚光,飽含著他對墨脫這片土地和百姓的深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李國林、徐曉輝等一代代雅安茶人的幫助下,西藏波密、墨脫等地更多的茶葉冒了出來。延續千年的川藏茶緣,正改變著藏區的經濟和藏族同胞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發揮區位優勢加快建設西向開放門戶樞紐,搶抓川藏鐵路建設重大戰略機遇……”市四屆人大六次會議閉幕會上,市委書記李酌的講話響徹會堂。隨著內地和西藏協同發展的不斷深入,雅安與西藏的聯系將會更加緊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西康周末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蔣龍華

                  責編·流程·制作:劉雅

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rxldf"><pre id="rxldf"></pre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xldf"><nobr id="rxldf"></nob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xldf"><listing id="rxldf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ldf"></address>